她投进我怀里。我拥抱着她。

她投进我怀里。我拥抱着她。
她微笑着回答:“我爱你,雪人。”
她无奈地摇摇头。“那只猴子动作快得像闪电一样。感觉上它可以在我正要去开抽屉的时候迅速从餐桌扑到我身上,我可能还来不及抓稳抽屉的把手,脖子就已经先被它咬断了。”
她希望我反问她,于是我顺口问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她显然也没听见什么,但是当她再度开口说话时,并未因此放松,她削瘦的手像爪子一样紧紧扣在玻璃杯上。“我想不通它是怎么进来——送到屋内的,那年的十二月并不是特别温暖,所有的门和窗都是关着的。”
她一把抓起她的酒杯,环绕酒杯的手握成一个拳头,当时,我以为她会把杯子用力摔到厨房的另一个角落。
她一步也没有问旁边跨,所以她必须倾身用力伸手才摸得到。
她一阵沉默。
她用愤怒得发抖的声音说:“尽管如此,那些混蛋还是强迫我进行手术,永久性的手术,不只将我的输卵管结扎,而是将卵巢整个摘掉,他们用刀剐我,剐掉我全部的希望。”她的嗓子几乎破了,但是她很坚强。“反正我那时候已经四十五岁了,本来就该放弃任何希望,或假装放弃希望。但是让他们硬生生把我割掉……那种羞辱和绝望,他们甚至不告诉我为什么。圣诞节过后的那一天罗德带我到基地去,原先我以为是去面谈关于猴子的事,关于它的行为等等。他不愿意跟我细说,一副很神秘的样子。他带我进去一个地方……基地里绝大多数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那个地方存在。他们不顾我的反对将我麻醉,没有我的许可就擅自进行手术。等到手术完毕后,那些狗娘养的混蛋居然连为什么这么做都不肯告诉我。”
她用眼睛扫描整个厨房,仿佛她的眼角余光从阴暗的角落里发现可疑的动静。
她有些不自在地盯着天花板着,天花板上三个交错的光环不停闪动,看似幽灵冒火的眼睛,原来那只是桌上三只红色玻璃烛台的投影。
她又对漆黑的屋外开了一枪,我不知道她是否有任何具体的目标,或只是想藉火力吓阻其他虎视眈眈的猴群。
她又用那个字眼,变。
她原先卷起的袖子这时已经滑落了一些,她把双手伸到袖口里藏起来。这只回忆中的猴子对她而言依然栩栩如生,仿佛随时有可能扑上前,咬掉她的指尖。
她在电话铃声第二响的时候就接起电话,说话的声音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